" />" />

Libra首战美国国会,那些Facebook没说的事

 width=

今天凌晨Libra在众议院的听证会正式结束,宣告Facebook和美国国会的首轮交锋告一段落。就在一个月之前,Facebook发布了稳定币Libra的白皮书,消息公布当天,比特币当日涨幅超过10%,一度冲刺15000美金的高点。然而现在比特币却跌破10000整数关口,并且带领加密货币市场整体跳水,一夜之间,千亿美金灰飞烟灭。

一年多之前的4月10号,扎克伯格跨进美国国会就数据泄露事件出席听证会,之后Facebook股价一路走低,数月之内市值蒸发将近一半,由于涉嫌操纵大选,以及引发种族歧视,Facebook甚至还有可能面临最高达7万多亿美金(大约等于7个苹果公司市值)的巨额罚款。那个时候可以算是Facebook创业10几年来的至暗时刻。

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出现给这个正在经历“青年危机”的社交巨头带来了一丝希望。他就是这次听证会的主角,舌战国会两院上百议员的Libra之父,大卫▪马库斯。

一封短信说服扎克伯格发币

马库斯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1年,当年7月,有着“美国淘宝”之称的eBay宣布以2.4亿美元收购手机支付服务商Zong。eBay称,交易完成后,Zong的业务将被整合进eBay的子公司PayPal,从而扩大后者的移动支付业务。

而马库斯刚好就是Zong的创始人,彼时已经独立运营公司3年之久,累积的融资额高达2750万美金,同时还和全球超过250家运营商达成了合作关系。

加入Paypal之后,马库斯很快就担任了负责移动业务的总裁,为了迅速抢占市场巩固优势,他打出了一套漂亮的组合拳,对内推动新产品研发,上线PayPal Here,为小企业提供可以连接手机和iPad的信用卡读卡器。对外大肆扩张,买下Braintree,后者拥有移动转账应用Venmo。

由于带领公司在短时间内将移动支付交易额提升三倍,让PayPal一举成为在移动支付领域增长最快的公司,一年之后,马库斯升任了Paypal总裁。

随着业务的快速增长,马库斯所领导的Paypal甚至在收入等指标上已经超过了母公司eBay,矛盾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在华尔街著名投资人也是Paypal重要股东卡尔伊坎的呼吁下,2014年9月,PayPal与eBay正式拆分。

马库斯这时候也选择了离开,加盟Facebook。他通过自己的Facebook主页宣布了自己的新角色,Facebook Messenger副总裁。作为Facebook庞大的产品集团中唯一的空降高管,在马库斯加盟以前,Messenger此前的月活为3亿,马库斯通过连续迭代,将Messenger打造成一个无所不包的平台,一年后月活突破7亿,安卓下载量超过10亿。也赢得了扎克伯格的夸赞,他表示马库斯的加盟是一个非常好的妙招。

作为移动支付领域的常胜将军,不断取得的胜利并没有让马库斯满足,早在2012年,马库斯本人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2017年12月他甚至加入了Coinbase董事会。在Coinbase的经历,马库斯看到了数字资产的宏伟前景,他曾经表示过Coinbase的工作将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也正是对于数字货币不断的思考,最终使得Libra的诞生看起来那么自然。

2017年末休假中的马库斯给扎克伯格发了一封短信,表示他认为坐拥海量用户的Facebook应该建立自己的加密货币从而建立一个全球无间隙的货币网络。让十几亿无法使用银行服务的人享受更好的货币服务。

被数据泄露危机搞的焦头烂额的扎克伯格很快就给与了肯定的答复,在他看来这是挽回用户信心,并且一雪之前Facebook在支付领域失败耻辱的大好机会,在2018年1月的年度公开信中,扎克伯格说道:“我将深入研究数字加密货币及相关技术,以及如何让这些技术更好地造福人类。”

4个月后,Facebook正式增设区块链部门,由马库斯负责。

美国优先才是最好的辩护

由于去年所发生的一切,当马库斯出现在参议院的现场时候,其实是带着Facebook原罪的,事实上听证会刚一开始,参议院银行委员副主席 Sherrod Brown就咆哮着说Facebook很危险,不值得信任。他一直在强调,侵犯用户隐私,罔顾新闻专业性是Facebook的基因。

6月18日,就在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的同一天,众议院国会议员兼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 Waters 就要求 Facebook 暂停 Libra 的开发,在公开信中,她历数Facebook的罪状。

1、Facebook 对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有影响力。如果发生危机,对美国甚至全球金融系统的稳定将造成巨大影响。

2、目前缺乏清楚的监管及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可能会受到各种的威胁,包括隐私、交易和网络安全等方面。大体量的 Facebook 还会成为黑客的统一目标。

3、考虑到 Facebook 以往的劣迹,不知其能否保护用户信息安全。

4、可能会成为受监管的洗钱工具。

总结来说,议员们对于Libra的担忧主要就体现在:危害金融系统稳定,被用于犯罪洗钱以及侵犯用户隐私。

面对议员们的强势,Libra团队一开始就保持了很低的心态,并且马库斯很聪明的选择了自己的辩护策略。针对监管担心的3点问题,马库斯针对性的提出了三个解决方案。

1 Libra只是支付工具,并且会和监管层保持密切合作,确保不会影响货币政策和危害主权货币(当然此处就是指美元)。

2 同时对于使用Libra也会要求ID认证,并且在Facebook的网络中转账还避免了现金交易的使用,正如马库斯所说,对于网络的监管,最好的方法就是管理好出入口。通过这种方法Facebook甚至可以降低犯罪洗钱的风险,便于监管层更好的管理。

3 最后,按照马库斯的说法,Libra协会是会员制运行,每个符合要求的实体都可以加入,Facebook在其中不会有任何特权,也么有办法对其施加绝对影响力,确保始终按照去中心化自治的方式运行。

最后,马库斯还给出了一条监管层无法拒绝的理由,那就是美国应该“绝对”领导世界制定加密货币的规则,作为未来金融演变的重要趋势,美国绝对不会放弃在数字货币和全球支付业务领域所处的引领创新的地位,也就是说,美国不会放弃对未来数字货币行业的领导力争夺。那议员们有什么必要为难处处拥抱监管的Libra呢?

中国如何应对

昨晚的听证会中,在被问及Calibra钱包是否会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竞争时,马库斯表示Calibra在支付网络方面将与全球其他许多运营者合作,但同样在钱包功能方面存在竞争关系。但是他也表示,由于数字货币在中国受到严格限制,并且Facebook也无法在中国使用,所以Libra不会考虑在中国应用相关产品和技术,Libra协会也不会允许中国的实体加入。

当然这并不意味中国就可以置身事外,2009年的时候,全球对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经济金融大动荡依然充满愤怒,美联储一方面维持超低利率,另一方面开始加大QE的推行力度。

中国作为拥有美元储备最多的国家,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没有任何发言权,只能被动接受美元超发所带来的资产贬值。

时任中国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呼吁,应该扩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使用范围,以利用SDR逐步取代现有储备货币。2015年末,在中国政府的不断努力下,SDR背书资产里面,加入了人民币,而且人民币的权重仅次于美元和欧元,超越了日元和英镑,被大家认为是人民币国际化当中最重要的一步。

然而4年过去了,由于SDR应用范围狭窄,几乎不可能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人民币的国际化受到了很大的阻力。然而Libra的诞生从一开始就是瞄准了世界货币的方向。值得注意的是在Libra的储备货币中很巧合的排除了人民币,另外在libra合作的三十多家初始机构里面,没有一家中国企业。这些都让让Libra天然的具有“去中国化”的特点。

正如之前所分析的,国会的讨论和所谓的提案,只不过增加了Libra的曝光度,降低了libra的推广成本,大量的输出了libra的理念和所要达到的“崇高”理想,这无形当中刺激了用户对libra的渴望。

那我们到底是应该是支持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出IMF coin呢,还是尝试参与Libra系统,或者甚至推出我们自己的稳定币呢,这个值得我们深思。可喜的是,我们看到国务院已经批准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加密经济时代的货币战争才刚刚开始。

本文由来源 链向财经,由 hua, laishi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链向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Youlaite胶水首页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